鯉魚

這裡是蕭梨羽的新文手帳!

一如既往的廚著雙黑,赤安,陰陽師或者各類CP((歡迎推坑
同人文正常運轉中。

《文豪野犬》你欠我一次,未來(一)


#遲發
#ooc
#雙黑向
#車,之後會有車
#繁體字注意

中也生賀哇哈哈!!!( ´▽` )ノ

事情始終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被打落在地的身軀,不服輸的抬其頭,卻無力反抗,只剩那一雙眼中的不滿與不屑。
就像是唾棄著這整個世界般。

那張臉笑起來一定很好看吧。只是,那人卻從未真誠的笑過,只有訕笑。
真想看看他崩潰的模樣呢。
在上者只是淺笑,陰沉的笑容看不見思緒。

然而,下一秒發生的事,卻讓那人怎麼樣的笑不出來。


模模糊糊中是誰替自己貼心的上了膏藥,將自己抱起。
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

「你總算是醒了啊。
沉睡中的繃帶男。」

……是個有點麻煩的人物將自己帶回來了呢。

「啊,一張開眼居然是看到這麼一隻營養不良的蛞蝓還真是傷腦筋呢,為什麼不是可愛的小姐叫我起床呢?

順帶一提,我根本沒有希望你來救我的意思喔。為什麼不讓我就在那裡死了呢?」

一出口的話,果不其然馬上就讓那名矮小的橘髮男孩暴怒,嬌小的人瞬間像是只炸毛的貓咪,湛藍的雙眼像是恨不得將眼前的黑髮混帳看穿一個大洞,看能不能把那顆有毛病的腦袋順便換一顆比較好似的。

「渾蛋!!果然不應該順手救你起來的!!!」

如果他能永遠像這樣不變,好像也很不錯呢。

這是個腐蝕鏽化的世界。

***
突然想到了許久以前的事情,讓他突然驚醒。

好久沒看到他了。
再幾天對吧,
那個小矮子,中原中也。


門外的人用顫抖的食指按下了大門的電鈴,在按下之後像是用盡了力氣般倒下,身上的血液流淌,在地面與門上留下一大灘怵目驚心的猩紅。

「……中也!你怎麼了?中也……中也……

無法回應。
全身無力,連張口的力道都脫離了身子。

中也身上盡是大大小小的傷痕,像是被囚禁以久般,有些甚至已經乾涸結痂,幫他處理傷口的同時卻又一次一次將傷口劃破。

凌遲。這是凌遲。

遭到凌遲的對象,是港口黑幫四大幹部之一,
中原中也。

你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好久不見了。
***

……罕見的頭很痛,像是要從腦內炸開般。
一醒來的中原中也,心情就不是很好。

尤其是看到進門的那個人。

「……你為什麼在我家?」

「咦?不知道是誰在垂死掙扎的時候死死的按了我家電鈴,我才好心的將你救回你家了欸!
你欠我一次人情喔!」眼前的渾蛋男人太宰治只是一如既往的浮現出那抹笑。

「我又沒有要你救我。」

「真是嘴硬,難怪會這麼矮啊,骨氣都長到嘴上去了。」
「你!!!」

「不過,我不討厭那張嘴的觸感喔。」
太宰將唇輕輕貼上,以極近的距離看著眼前那張帶著些許張狂但震驚的臉龐。

中也生日快樂!!!!生日就是要開車!!!((#
老司機們起來嗨!!!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