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

這裡是蕭梨羽的新文手帳!

一如既往的廚著雙黑,赤安,陰陽師或者各類CP((歡迎推坑
同人文正常運轉中。

《文豪野犬》巧克力的味道

#灑糖
#情人節快樂!!
#雙黑  微新雙黑
#繁體字注意

「樋口,現在立刻來我辦公室。」
芥川龍之介如此冷冷的,對著話筒說著。

是不是我又做錯了什麼,惹芥川前輩生氣了……
樋口不安的想著。
畢竟自己前些日子常常惹的芥川前輩生氣發怒,該不會又是因為自己的疏失……
想到這裡不禁腳步漸漸加快。咬緊了牙關輕輕地敲了敲厚實的木門。

「請進。」
然而從裡面卻是傳出不同於芥川前輩的聲音。自己警戒的轉開門把,踏入辦公室。
卻只看到滿桌的書籍、坐在椅子上思考著的中原先生,以及倚靠著在桌邊的芥川前輩。

中也靜靜的開口。

「樋口,有件事希望你能夠幫忙我們。」
※※※
就今天一大早偵探社外就放滿了匿名的禮物。幾乎都是巧克力,署名收件人也幾乎都是同一個,太宰治。
「早啊,國木田。你可以幫我解決這些嗎?」
他拿起一大疊的巧克力盒子放到國木田桌上。

「不行,別人的心意你自己解決。」
他淡然的看著報紙,嘴裡啃著自己收到的巧克力說著。
「國木田真冷淡……」太宰微微噘起嘴,往亂步方向走去。
反正亂步君一定可以幫助我的!!
「亂步君——」只是沒想到的是,結果居然還是一樣的狀況。
亂步已經被桌上的「巧克力山」沒頂。
聽說那都是在他解決的事件之中,女孩子們寄來的。

亂步君……意外的有一套。太宰露出一抹微笑。
不知道與謝野喜不喜歡吃巧克力呢?

樋口走上前,伸手翻了翻桌上的書籍。
但是書中的內容卻令他大吃一驚。
「芥川前輩、中原先生,這個是……!」裡面的內容,
是食譜。詳細的寫出了巧克力的做法。
正常來說,要做是沒有問題,甚至可以說非常簡單的。
但眼前港口黑幫高階幹部的兩人,卻像是遇到了比之前任何一個對手都還要棘手的模樣。

「……請問,為什麼兩位會突然想學做巧克力?」

「因為人虎極力要求。」
「因為混蛋青花魚一直提示我今天是情人節。」

……噗哧,其實這兩位……
某方向還挺相似的。
樋口在心中偷偷輕笑,但表情上沒有表現出來。
畢竟表示出來後果……可就不敢設想了。

不過都是黑白巧克力嘛……這樣我可以幫忙!!
「那中原先生、芥川前輩!!有材料嗎?
我來幫忙兩位!!」
她露出燦爛的微笑。決定為她兩個“純情”的上司認真做一次巧克力。
※※※
太宰望著花店櫥窗中包裹成束的花朵。
總覺得送巧克力好像太普通了。香檳玫瑰好了。
畢竟,這可是最符合的呢。
最符合今天的節日。

帶點苦味的巧克力,卻會在最後入喉前甜回來。
跟愛情不太一樣。
中也吃著自己做的巧克力,望著河畔發呆。
芥川的成功做完了,黑白相間的巧克力就跟他自己給人的感覺很像。
不知道有沒有送出去?又是送給誰呢?

「……這又干我什麼事了阿。」中也自嘲的笑,他自己連送禮物出去的勇氣都沒有了,竟然還在這裡胡思亂想。
自己也真是瘋了,在這個節日的氛圍之中發瘋。
口中的巧克力越嚼越像是索然無味的紙片。

「什麼不干你的事啊?矮子內八蛞蝓。」
「太宰治?!混帳東西你怎麼在這裡?」
「……我難道不能出現在這裡嗎?」
太宰臉上揚起一抹笑。
「幫我吃點吧,太多了。」他伸手將身上的巧克力遞給自己。
「……我不想吃。」中也悶悶的回答,那些巧克力做的比自己做的看起來還美味,數量又不是普通的多。
就算再把自己的送出去,想必也是想現在一樣的結果吧。
他眼神微微斂下,橘髮低垂擋住了他半邊臉的神色。然而還是沒有躲過太宰的眼睛。

他起身。
將所有巧克力全數丟向河裡。巧克力的盒子,或者巧克力本體隨著河面一晃一晃,陽光灑下只是一片的浮光耀金。

「中也,我沒有巧克力了,你的可以分給我嗎?」
太宰露出燦爛的微笑,遞出手中的花束。
是香檳玫瑰。
「……混帳,噁心死了……」中也垂下頭,將手中的巧克力遞出,拿走了太宰手上的花束。
香檳玫瑰的花語是,
我只注視你一個。

甜甜的感受,就像巧克力。
※※※
小後續(私心想打啊啊>\\\\<):

太宰回到偵探社後,看到敦正吃著巧克力。眼神帶點迷茫。
「……敦?你怎麼也有巧克力?」
而且看起來跟中也的很像。
他發現,敦的臉頰在他問出問題之後微微泛紅。
然而兩者之間唯一不同的,是那個黑白相間的顏色。

......真是的,那兩個人都一樣不坦率。
太宰微微輕笑。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喔!!<3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