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

這裡是蕭梨羽的新文手帳!

一如既往的廚著雙黑,赤安,陰陽師或者各類CP((歡迎推坑
同人文正常運轉中。

《文豪野犬》你欠我一次,未來(三)

#遲發
#ooc
#雙黑向
#車,之後會有車
#繁體字注意

終章!!生賀寫刀的我真是對不起各位; ;

殘酷的不像現實。
一切都來的太快而錯手不及。
那從未聽聞的組織竟直搗黑幫與偵探社。

膽大妄為。要不是自己受傷,那種東西一下子就可以……

「……呿。」
床上的那人只能無奈又氣的重重躺回。現在這種身體如果硬是要上陣只會添麻煩罷了。

但,事情發生的太快。

「你們這群狗膽子還真的不小。竟然直接殺到幹部家啊。
不錯,很有膽識。」

在房門撞開的瞬間,那群人只發現床上躺著的那人,碧藍的眼瞳凌厲的像是冰霜般,不留溫度臉黑的像暴風雨前的最後一片寧靜。

敢殺到中原中也家,是想死嗎?
然而那群人也不是烏合之眾,可能從一開始就知道中也那麻煩的異能,干擾磁場的工具都出現了。

不過,意外的有效果。

「不要以為比體能我會輸給你們啊。把脖子洗乾淨等著吧!」

***

一踏入中也家,等著自己的,
是剛才在偵探社造成損失的組織。組織的人們全數死亡,溫熱的血冉冉流淌房內四處。
卻見不著那個蛞蝓。

最後在房間角落發現,一個全身是血的身影,在地上掙扎,困難的呼吸著。
大大小小的新舊傷痕,在中也白皙的皮膚上裸露而出。
有一槍貫穿體內。

「太宰……渾蛋,我……咳,我都處理掉了呢……你這辦事不利的傢伙……」
中也唇邊扯起一抹笑,血在臉上噴濺,話語氣息都很紊亂,湛藍的眸子已無往日的光彩。

「床……床下、有個東西……,幫我拿一下……」

「中也,都這種時候了,你還……
我先把你帶去給宇謝野……」

麻煩死了,怎麼都這麼勉強自己。

這麼不愛惜自己。

懷中的人微微悶哼。

「太宰……接下來……的、事,就拜託你了……」

……中、中也?

矮子蛞蝓?

矮子………?

中原中也!快回答我!!

為什麼!為什麼都不回答我……

懷中,他手輕垂,隨著地心引力的方向垂下;他臉側著,任憑橘髮散亂在面頰上,他的模樣,

安詳的,像是睡著了。

太宰的世界突然失去了任何聲響,像是爆炸後只剩耳鳴般的嗡嗡做響。
在幾秒後,有一個聲音漸漸出現。

那是個很難聽、很劇烈的聲音,持續不斷。

那就好比誰撕心裂肺的哭聲。

來源,出自自己。


他抱著懷中漸覺冰冷的身體,慢慢爬向床邊。

***

「混帳東西,任務時間你在做什麼?」

「我?我在寫遺書啊!小矮子難道真的智商不足看不出來嗎?」

遺書?那種東西……

「如果哪天我真的幸運自殺成功,就不仇沒有交代後世了!!」

「……浪費時間!」





「這是,我的遺書。」

不是說浪費時間嗎!
「我是中原中也。」

不是沒有意義嗎!
「如果哪天我突然喪生,請幫我將這封遺書,交給,」

你不可能那麼早死啊!!不是還有任務沒完成嗎!!
「交給太宰治。」

生日當天的承諾,你已經忘了嗎!!
「他是個好人,只是有點瘋瘋癲癲的。」

不是說好了嗎!!
「請告訴他,我很抱歉。」

我不要你的道歉。
「我其實等他那句話,等很久了。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聽到。」

我只要,
「對不起,太宰。
我願意。」

你回來……

遺書的最末端,中也用他好看的字跡寫著,
生日當天,自己對中也所說的話,
只是,
說話的主詞變了。

「等黑幫的任務結束後,我們就離開橫濱吧。
一起離開。」
以伴侶的身分。
***
天氣下著雨。霧氣久久不能散去。
那是座放晴時,
看的到海的一座高山。

藍的,就像曾經的那對眼眸。

依他的個性,給他葬在一個美麗的地方。
讓他長眠。

將手中的柏圖斯傾倒,
倒出裡頭的酒,
淋在他的墳上。

「中也,生日快樂。」



「太宰治」這個名字,幾年後就像是被歲月的塵土掩蓋,
再也無人知曉。

他失蹤了。
謠傳最後目擊到他時,
是在中原家墳前。

--END





中也,生日快樂((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