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

這裡是蕭梨羽的新文手帳!

一如既往的廚著雙黑,赤安,陰陽師或者各類CP((歡迎推坑
同人文正常運轉中。

《因與聿》酒香與遊戲機

#室友組
#小短篇
#繁體字注意
#甜

黎子泓遇上了個大麻煩。

四年的室友,黎子泓學到了幾件事。
其中,就是絕對不能讓嚴司碰酒。
就算只有一滴也不行。
只有一滴也不行。

不知道今天是誰給嚴司喝了酒,一入門就聞到酒氣。
……棘手的傢伙出現了。

「前室友——我們出去吃飯——」
嚴司一入門,就整個人從後方貼上了正在破關的黎子泓。
「在家吃就好。不要浪費錢。」
尤其還是你都吃高價位的。

「前室友——我好無聊——」
「去找事做。」
黎子泓扭了扭身,想將纏在自己身上的嚴司甩開。

現在是Boss關,別鬧。

「前室友——我們去警局捉弄玖深小弟!!」

嚴司身上溫熱的體溫由自己背部傳來,垂下的褐色長髮披散在自己胸前,細軟的髮絲帶點些微洗髮精的香氣,搔著黎子鴻身上的每一處神經。依偎在自己頸間的陣陣鼻息全吐在了敏感的耳後,不用鏡子也可想而知自身那紅透的雙耳。

嚴司看了看黎子泓的反應,卻沒注意到那微熱的雙耳。
可能是酒精的關係。

只是那濃厚的酒味令人無法忽視。

「……嚴司,你喝醉了。」
「哪有啊,大哥哥我才不會像前室友你這種小孩子,喝一點就醉了。」
他纖長的手指戳弄著黎子泓的臉頰,好看的指節在眼下移動。

熱熱軟軟的,真有趣。

眼看前室友漸漸又將注意力埋首回手中的遊戲機,嚴司努努嘴,離開了貼在背上的身軀。

……總算能夠繼續了。

只是當想法都還未離開心頭,將視線轉回遊戲時,突然一雙手將他的頭轉向了別的方向。柔軟的溫熱堵住自己的唇,濃厚的酒香滑入喉中,隨著那人在口中的濕熱舌尖攪弄嚥下,刮搔著壁腔。

……嚴司果然喝多了。
他斂下了眼神。

兩人緊貼的唇瓣分離,脣齒間繫著條閃爍銀光的絲線。

「……這好像是個棘手的問題。」

看著眼前的人總算是放下了手中的遊戲機,嚴司開心的笑了。
卻在下一秒被推到牆上,面對自家室友危險的眼神。

眸中流淌著淡淡的情素。

「……下次可不能再讓你喝酒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