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

這裡是蕭梨羽的新文手帳!

一如既往的廚著雙黑,赤安,陰陽師或者各類CP((歡迎推坑
同人文正常運轉中。

《文豪野犬》櫻花櫻花想見你

好啦,撒糖!!久違的撒糖了!!
#繁體字注意
#ooc有
#523親吻日快樂!
#高中生paro
#私設有

叩,叩,叩。

叩,叩,叩。

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叩叩!!!!

「吵死了!是讓不讓人睡啊?」
橘髮的男孩從書堆裡抬起頭來,一張臉寫滿不耐的看著同桌的同學。

吵死了,明明知道自己最近都沒什麼睡,好不容易有一堂可以補眠的課居然在桌上一直敲,一直敲。

「咦?原來矮子還活著啊?原本還想跟老師報備說有人暴斃了呢。」

「太、宰、治!!」
馬的,一大早就要跟這煩人的傢伙溝通。

「……中原同學,上課請不要大吼大叫。」

「嘖。」

※※※

中也自認,自己雖然不算成績優異,但至少也是個守本分的學生。該寫的作業,該複習該預習的功課,該考的試他樣樣都沒缺,甚至連考試作弊都沒有過。
算是很謹守原則。

至於身旁的這個繃帶男,書不好好讀課不好好上,整天耍張嘴皮子跟替坐他旁邊的自己找找麻煩,騙騙用臉跟個性釣到的女孩子就是了,分明就是一個現代的紈褲子弟。
只是成績依舊好到老師都不方便對他的言行舉止說什麼,真是有夠煩人。

嘖,怎麼偏偏自己的高中生涯就遇到這種人,明明高中就是該享受社團,然後跟個可愛的女孩子交往才對,為什麼卻跟這種人扯上邊。

自從這傢伙轉來坐到他旁邊的空位時,他就常常把自己拉進一些奇怪的麻煩,像是堵在校門口等他放學找碴結果被中也打的滿地找牙的一群大學生。
事後問一下發現是太宰好像不小心被他們老大的女人看上,吃醋尋仇之類的。

真是夠了。

只是,他某天卻無心的窺探到了太宰的過去。

他第一次對這個"討人厭的傢伙"起了點反感以外的情緒。

※※※

「我說了,你可不可以正經一點?」

「別鬧了,這種事情不好笑,
何況你只是……」

「太宰治你不要再裝小丑了!!」

「你這種只會笑著的人最恐怖了呢。」

「你只是……」

「你只是……
只是陪襯……
只是個無心被操弄的……小丑……娃娃……

「住嘴!!!」

一睜開眼,卻也不是夢裡的畫面,

一片白茫的空間,天花板,牆壁,都是白的。
唯一不一樣的色彩是他艷麗的橘,像是晚霞一般的柔軟美麗。

他趴在保健室的床邊微微酣息。
應該是他將我送到這裡的吧,不過,為什麼……

「喔……?你醒了啊……?渾蛋你怎麼突然昏倒……害我還要一路背你過來保健室……」

「……你都聽到了嗎?」
中也微微一驚,剛醒來的太宰用一種極為冰冷的語調問著他,眼神中只剩受傷的狼極力防衛自我的冷淡。

「……你不喜歡我幫你就算了,之後我也不會來干涉你。」

聞言,中也一甩頭,重重的關上了門。

話中的情緒雖然沒有直白的表達出來,但太宰知道自己剛剛是真的傷到他了。

傷到目前唯一一個對他不是釋出惡意的人。

「……真是差勁。」

※※※

自從那次的保健室事件後,太宰就蹺課了。
到現在為止,大概翹了盡一個月的課程。

中也每天一到校,就是望望身旁的位子今天會不會是空著的。
就算每次都讓他失望。

他以為太宰總算從他的高中生涯中消失是件好事,不會對自己造成影響,可是當他開始注意身旁的位子隔天,
他就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竟然會開始注意自己最討厭的死對頭,而且喜歡上他,中也覺得喜歡這種情緒真是麻煩。

完全不按牌理出牌就算了,而且完全毫無邏輯,完全不在意被自己的魔法給點到的兩人關係到底好還壞。


「中也,你怎麼心不在焉的?
手都劃破了喔!」

練團的朋友提醒,中也才發現手指上傳來的刺痛感,好像是剛剛不小心刷弦時被割破了指頭。
……真是的。

「謝謝你的提醒,我沒事。」

對啊,我怎麼可能有事。
我可是中原中也。


最近校內都瀰漫著一股歡樂的氣氛,523快到的日子,學校硬是舉辦了場成果發表會以及舞會,說著就算是升學學校也該有點娛樂。

不外乎,中也他們也要上台。

雖然不知道學校是安著什麼好心給他們辦了活動,不過既然辦了都辦了,那就好好準備到最後。

中也他們那組是樂團,在校內辦過幾次演唱會,倒也算小有名氣。

對於太宰的事,他也漸漸不再那麼失望。

他以為突然失去一個極端麻煩的同學,對他的生活一定會有一個巨大且美好的改變,
結果什麼都沒發生。
只是像是回憶慢慢被層灰掩蓋,最後掩埋。

不再被回憶起。

就是這麼的平靜,像是從未來過。






「さくら さくら 会いたいよ」

他尋找著。

「いやだ     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台上那個人的聲音,吸引了他。

「だいじょうぶ  もう泣かないで」
微長的黑髮亂翹,他一心找尋著。

「私は风        あなたを包んでいるよ」
台上的橘髮,下意識的飄下視線,
在台下發現了那個急的有些亂竄的身影。

「さくら さくら  会いたいよ  」
他望著台上那遙不可及的嬌小身影。
明明是那麼熟悉,不過就一個月不見。

「いやだ     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那是自己心心念念,每天都在等待的身影。
怎麼這麼慢,怎麼現在才來?

每次唱著這首歌,總想到太宰。
那個明明深愛著世界,卻又憎恨著這個世界的太宰治。

中也愣在台上,像是忘了自己正在表演。

慢死了,又只會給自己找一堆麻煩。

「ありがとう ずっと大好き

私は星         あなたを见守り    続ける

あなた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本当に本当によかった」

「太宰治!!!」
他朝著他,叫了他的名字。

月夜下,一對一對的男女握著自己舞伴的手,在舞池中搖盪,將月空的星當成了最閃爍的燦燦燈火。

中也一人隻身坐在場邊的酒吧飲著。

「中也,未成年禁止飲酒喔。」
「吵死了,校方特別用個酒吧不就是特許學生可以飲酒嗎?」

他抬起頭,對上了太宰的眼。
卻發現他不知何時換下了一襲制服,穿在他身上的黑色燕尾服特別英挺好看。

嘖,難過會有那麼多女孩子上當,
倒也不是不無道理。

中也靜靜想著。

「那麼,我可否邀請這位同學,一同伴舞呢?」
太宰伸出了着著白色手套的掌心,單膝向著眼前的自己跪下。

……好吧,偶爾讓他任性一次也不錯。
他伸出自己原本握著酒杯的手,交疊之上。

舞池中微弱的月光灑在眾人身上,中也第一次發現其實太宰挺會跳舞的,就連從未跳過交際舞的他都能跳的殺有其事。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或許是有幾分酒意的關係,中也竟覺得太宰那一如琥珀般的桃花眼如此澄澈不似以往混濁,帶著一絲的溫柔。

他緩緩開口,像是下定了決心似。
「中也,我這個月回了一趟老家。」

或許是處理的不錯,太宰才將憋在心上的事向中也說出,他也只是淡淡的點頭回應。

「……中也。」

這是太宰今晚第三次叫他的名字,聲音中不像以往那般輕浮,也不再像平常般隨口的叫著蛞蝓或者矮子那些令人火大的稱號。

他叫他中也,中原中也。

他對上了太宰的眼,卻發現他極其認真。

「唯獨只有你的事,我不會敷衍隨便。」

「……你閉嘴。」
我知道。
我也是。

交疊的柔軟雙唇,
是兩人在對方身上的印記。





评论(2)

热度(6)